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證券

救市隊長張育軍緊隨皇帝進宮,下只金融圈大老虎就在你朋友圈里

時間:2017-07-24 23:06:20 來源:cj2p.com

炒股,怎能不看摩爾

繼證監會原副主席姚剛被曝雙開24小時后,經中共中央批準,中共中央紀委對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原黨委委員、主席助理張育軍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

其被抓并非是如個別媒體所言是股災的替罪羊,而是涉嫌嚴重違法亂紀,甚至有報道將其行為稱為“經濟間諜”。

有媒體報道了張被抓時的場景,堪比香港警匪片:

一天下午證監會開了個五人會議,每個人都不允許帶手機,討論清理配資的事,看是否緩沖一下。期間張育軍說出去方便一下,其實是去偷偷打電話通風報信。

張卻并不誰知道,他的手機被監控了。而這次這會議,其實就是引蛇出洞的反間諜會議。

張育軍有句名言:“人類金融發展史同時也是一部詐騙史。”他在公開場合不止一次地強調,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要守住一些“底線”,其中包括:不得非法集資、不得非法吸收存款、不搞資金池、不得非法保本保收益、不搞利益輸送、不搞內幕交易。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經查,張育軍

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對抗組織審查,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

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打高爾夫球,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

違反廉潔紀律和工作紀律,縱容、默許親屬利用其職務影響謀取巨額不當利益;違反生活紀律。

其中,部分問題涉嫌犯罪。

張育軍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黨性觀念和紀律意識淡漠,“靠山吃山”,擾亂資本市場秩序,損害證券監管部門形象,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

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張育軍

開除黨籍處分;

由監察部報國務院批準,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

收繳其違紀所得;

將其涉嫌犯罪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張育軍光鮮的履歷,引發世人多少羨慕:

張育軍, 1963年5月生于四川,自稱“四川的小個子”。一生都在與股市打交道。他學歷不低,經濟學和法學兩大博士傍身。他喜歡研究股票理論,被調查前任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助理、黨委委員。

1995年5月,張育軍任證監會辦公室副主任。1995年10月任深交所副總經理。1997年11月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副秘書長,1998年6月兼任外事部主任,1998年10月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

1999年6月任深圳證券監管辦公室黨委書記、主任(正廳局級),2000年8月兼任深圳證券交易所總經理。2000年10月任深圳證券交易所黨委書記、總經理。2001年9月任深交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

2008年2月任上交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2012年8月任證監會黨委委員,同年9月任證監會主席助理。

2012年9月從上交所總經理調任證監會擔任主席助理一職,分管"大機構"即機構部、基金部、期貨二部。為了適應機構創新和混業經營的大趨勢,張育軍曾要求證監會的監管架構也做相應調整,按照功能監管模式重新布局,提高監管機構的專業水平。

據了解,張育軍是國內唯一執掌過內地兩大證券交易所帥印的人。此前還被傳出將調任央行副行長。他的職業之路曾一路高歌,但是卻被一紙調查公告嘎然中止。

教育背景:

1981年-1985年,就讀于西南財經大學,獲學士學位;

1985年-1988年,就讀于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獲經濟學碩士學位;

1994年-1997年,就讀于北京大學,獲經濟學博士學位;

2002年-2005年,就讀于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獲法學博士學位。

工作經歷:

1988年-1993年,就職于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管理司;

1993年-1995年,任國務院證券委辦公室處長;

1995年5月-1995年10,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

1995年10月-1997年11月,任深圳證券交易所副總經理;

1997年11月,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副秘書長,1998年6月兼任外事部主任,1998年10月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

1999年6月,任深圳證券監管辦公室黨委書記、主任(正廳局級),2000年8月兼任深圳證券交易所總經理;

2000年10月-2001年9月,任深圳證券交易所黨委書記、總經理;

2001年9月-2008年2月,任深圳證券交易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

2008年2月-2012年8月,任上海證券交易所黨委副書記、總經理;

2012年8月-2012年9月,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委員;

2012年9月,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助理。

"朋友圈"非比尋常

求學問道,他的老師是第一任證監會主席劉鴻儒

張育軍迷戀證券理論研究,碩士畢業于俗稱"五道口"的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院,其后又取得北大經濟學博士、人大法學博士兩個學位。

公開消息顯示,張育軍1985年至1988年就讀于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他的老師是第一任證監會主席劉鴻儒。1993年,張育軍進入證監會辦公室工作,并于1995年升任證監會辦公室副主任。

早在1993年,30歲的張育軍自人民銀行金融管理司入職國務院證券委時,便著有《美國證券立法與管理》,其后又出版了《中國證券市場發展的制度分析》。2007年,他的《投資者保護法研究》面世。

有多牛,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是他的同門師兄弟。

翻看他的朋友圈,會發現張育軍與9月15日剛剛被要求接受調查的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是同門師兄弟。有人說,張育軍被調查或是受程博明牽連。

就在張育軍遭調查的前一天,中信證券發布公告稱,公司總經理程博明等人因涉嫌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被公安機關依法要求接受調查。

在金融投資圈的幾大派系里,張育軍與程博明同屬一大派系。兩人均來自五道口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且兩人均師從第一任證監會主席劉鴻儒。

在投資界,五道口派系聲名遠揚,無人不知,畢業生幾乎遍及投資界。如今,這一曾經被引以為傲的派系由于兩位重量級人物相繼遭到調查而蒙羞。也正因為這層關系,市場分析認為,此次張育軍遭調查不排除是受到程博明的牽連。

還有一位同窗是朱從玖,現任浙江省副省長。

在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院,張育軍和朱從玖同為85級,都是第一任證監會主席劉鴻儒的學生。朱從玖也與證監會有不解之緣,先后擔任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管理司干部,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干部,上海證券交易所總經理、黨委書記,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助理、黨委委員等職務。

回首朱從玖的職業生涯,1988年,朱從玖研究生畢業后進入中國人民銀行工作,遇到了人生中的“貴人”,時任央行副行長的劉鴻儒。

劉鴻儒同樣出身貧寒,年輕時曾留學前蘇聯,是前蘇聯頂尖級貨幣銀行專家阿特拉斯教授的得意弟子。劉鴻儒被稱作中國資本市場奠基人,1992年擔任中國證監會第一任主席。

一年后,劉將朱調入證監會,擔任其秘書兼辦公室副主任。同一年進入證監會辦公室的,還有朱從玖的研究生同學張育軍。

還有多少利益輸送到股市

從打擊惡意做空者,到嚴查券商內幕交易,再到中國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被查,資本市場的監管風暴不斷升級,高層反腐決心很大。這些腐敗案背后,都暗藏非法的利益輸送關系鏈。有人敢以“國家隊”救市的名義,貪污腐敗。這讓股民情何以堪?

張育軍會否是一個標志性的開始?據報道稱,中紀委組建了一個重點針對金融的反腐部門。要記得,王岐山本人,可是有過豐富的金融從業經歷的。

這一次,從“國家隊”查到“監管方”。金融腐敗一向被視為“技術含量”比較高的“專業”領域。在新股上市前進駐,暴力拉升股價,在添加多重杠桿之后抽身退出,來錢速度極快又體量極大。因此,在業內人士看來,金融領域也是官商勾結的多發領域,“水很深”。

金融腐敗和其他領域的腐敗,其脈絡和本質并無二致——都是因為貪圖私利,模糊監管規則,打亂法規程序,以各種“為國為民”的借口,不愿意真正市場化、公開化、透明化,姑息市場黑暗,表面上是為了“穩定”和“繁榮”市場,實則為自身渾水摸魚,從中牟利。

腐敗沒什么借口和理由,金融也一樣山雨欲來。接近決策高層人士透露,各方已經就根治實體經濟融資貴、融資難的頑疾展開了包括調研、制度建設和體制機制改革創新的行動,應該說,成功走過改革的深水區。

媒體評論說,這是金融反腐進入深水區的開始。老百姓都期待金融反腐的風暴勁吹,從而早點讓A股頭上的陰霾吹散,讓中國經濟不再被金融綁架。

為什么一個“救市總指揮”會被查

張育軍曾擔任深交所和上交所總經理,可謂是證監領域的一只大老虎,資歷深厚。這只大老虎被查,和之前公安部嚴查惡意做空有沒有關系呢?目前還不得而知,首先盤點一下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在這次股災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做了哪些事。

事件一:4月16日,張育軍提出兩融業務運行良好風險可測可控券商不得開展場外配資、傘形信托。

事件二:5月22日,張育軍調研證券公司,要求機構警惕兩融風險。

事件三:6月18日,張育軍談到我們正處于直接融資新時代,資產管理業面臨八大挑戰。

事件四:6月29日張育軍指出七項措施推進資管業“互聯網+”計劃。

事件五:8月5日,張育軍強調繼續把穩定市場和人心作為首要工作。

事件六:8月7日,張育軍談到堵住場外配資,打擊惡意做空。提穩定股市八點要求。

事件七:8月11日,張育軍談到把穩定市場和人心作為首要工作。

張育軍被調查,對中國股市來看說,應該是一個前所未有的事件。政府對張育軍的出手也意味著,對于當前中國股市的問題,無論是涉及到誰,有多高的職務,中紀委的反腐都不會心慈手軟,而是會充分調查后,根據情節嚴肅處理,估計對此不會姑息。

而中紀委這樣做,就涉及到十幾年前就提出來的一個問題,“誰來監管中國證監會?”

因為,就中國股市的根本特征來說,它基本上是由政府主導的市場,市場的信用也完全由政府隱性擔保。那么政府對中國股市就擁有無約束的權力或絕對的權力。而沒有約束的權力則是中國股市腐敗的根源,也是中國股市亂象的根本所在。因為,絕對的權力一定是絕對的腐敗。

既然中紀委已經向中國證監會最高管理層開刀,那么“誰來監管中國證監會?”就已經觸及到,這就意味著該事件并非糾出某種金融腐敗的個人問題,而且也會通過制度制定,來防范證監會最高權力者如何濫用其權力的問題。

該事件從中也透視出,中國股市為何這么多年來就是不成熟、就是發展不起來、就是違規違法、內幕交易等如此嚴重,估計不僅在于中國股市是由計劃經濟向市場轉軌而來,更在于不少監管者在利用沒有約束的監管權力大謀其利。這里不僅在審批等市場準入的尋租問題,也有信息優勢的尋租問題等,監管權力尋租無所不在。

試想,如果中國股市的監管層是整個市場違規違法的源頭,那么整個中國股市有效的市場秩序能夠建立起來嗎?監守自盜,問題只能是越演越烈。這才是當前中國股市發展不起來的根源。如果中紀委能夠以該事件為切入口,對反對金融腐敗制定相關的基礎性制度,這也是中國股市得以健康發展基本條件。

從張育軍被調查的事件來看,應該只是掀起了中國股市金融腐敗小小的一角。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投稿合作| 法律聲明|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2015-2017 財經頭條 閩ICP備11013817號-1

北京pk10前二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