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央行

這群人決定著GDP增速,卻沒人揭開過他們的面目

時間:2017-12-26 17:30:40 來源:cj2p.com

他們、你們與我們

1958年,哈佛大學社會學博士傅高義在東京的一所語言學校學日語,他發現,伴隨著經濟復蘇,戰后日本的社會階層正在發生微妙而決定性的變化,尤其是中產家庭的觀念和行為呈現出前所未見的新景象。

兩年后,傅高義出版《日本新中產階級》一書。這是關于亞洲中產家庭研究的第一本田野調查式專著。

六十年后的今天,如果傅高義來到中國,他會看到什么?

《日本新中產階級》作者:傅高義

這些年來,中國的新中產階級快速崛起。從需求端來看,他們極有可能是未來15年,中國經濟最重要的一項決定性變化。

吳曉波頻道花了兩年時間調查研究,將迄今為止所有調研數據和訪談案例綜合起來,梳理成2萬字的《新中產白皮書》。他們發現——

第一,新中產人群遠比人們想象的更加理性。迷茫只是局部性的,他們中的大多數,對生活的訴求與取舍拿捏得很到位;

第二,在社會焦點問題上,新中產是一個尋找“自己人”的群體,價值觀在他們的職業選擇和社交行為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第三,新中產的定義仍是個爭議性話題,很多新中產并不認為自己屬于這個群體,社會中存在新中產“高凈值化”的概念錯位,但這并不妨礙他們的行為方式符合新中產的典型特征。

在過去兩年中,超過25%的受訪者有買房做投資,而且占比很高。其中有個很有意思的觀念:合理負債。中國人向來是無債一身輕,但新中產不同,他們覺得合理的負債,是為自己撐起財務杠桿,撬動更大的財富機會的一種理性的手段。

杭州一位29歲的工程師解釋道:“如果投資的收益率高于負債的利息,負債其實是合算的。”

“中國是很奇怪的,在銀行存錢利息低,劃不來。找銀行借錢,利息不算高,但普通人也借不到。買房子才是中國人應該干的事,作為小老百姓,能從銀行借到一大筆錢,利息還不高,只有通過房貸才有這種機會。買房子不是為了房價漲,買房子是為了給自己加一根杠桿。”

在整體的物質消費上,中國新中產已經度過了稀缺階段,對于消費的認知和需求也更加清晰、理性。

最典型的例子是雙十一,今年雙十一銷售額暴漲,調查卻發現,只有不到7%的新中產深度參與在其中。

“一是對金額變化不敏感了,二是沒腦子也沒時間去研究優惠的玩法,三是只買自己需要的,不囤貨。”

北京的杜女士一口氣跟我們解釋了以上幾個原因。另外,她認為,經濟壓力沒那么大了,買好的、貴的東西更多是給自己的獎賞。

“之前,我閨蜜生完二胎,月子里的人比較邋遢難看,突然跟我說今天自己帶了一副耳環,發現自己戴耳環也挺美的,到了40歲才發現這個,是不是活得太悲催了。我聽了很感慨,后來成了一種心理暗示,覺得應該買點好的,對自己好一點。”

雖然因為房價、霧霾、戶籍各種原因,逃離北上廣,成了某種政治正確。但是60%的新中產,認為能不能留在北上廣是一種客觀上的優勝劣汰。

另外,有位在北京工作的受訪者分享了一個故事:他朋友曾在一線做風控,后來回湖南老家發展,結果回去不到半年,發現原來的親戚朋友,小市民心態,聊不到一起去,加上小地方行業發展有限,還是回了大城市,現在在美團工作。

在他眼里,那些說要逃離北上廣的人,根本不清楚后果。小城市雖然消費水平低,但工作機會也少,相對收入來說,物價不見得比北京低,但北京卻能提供更好的發展機會。

“沒想過能來北京,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當時以為在長沙讀完大學后,就會回縣城做個小生意。身邊人,包括高中比較優秀的同學,讀書很厲害的哥哥和妹妹,最后都回到縣城或長沙,成了普通的工薪階層。像我這樣突破階層的人,太少太少。”

一位出身農村,現在定居北京的新中產感慨道。

當我們問他,自己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是什么,他說同事評價他三個字:“玩命干。”

“有時候會明顯感覺自己在職場中,特別是跟北京本地人和留學回來的人相比,心里沒有太多底氣。”

“但我已經走到這個階段,我希望真正改變自己未來,改變自己命運。不能往后退,只能往前走。”

不管是出于身份的焦慮感還是天性使然,新中產總體上是一個崇尚自我奮斗的群體。這在數據上也有體現:相比拼爹(11%的人選擇)來說,有60%的人認為情商智商等個人因素才是決定成功的關鍵。

一個80后女生吐槽她90后的妹妹,涂黑指甲,化煙熏妝,“審美簡直瘋掉了”。

而在工作上,一個留學回來的企業高管說,他接觸的90后跟想象中不一樣。“以前覺得他們不愿加班,工作不刻苦,但是目前接觸的95后實習生,都還是挺不錯的。而且有個小孩,家在北京,條件非常好,工作態度各方面都挺不錯。”

相比較,他反而覺得80后比較保守,不如90后敢作敢為,而且他身邊90后創業的比80后多,90后有想法也敢做。

在下一代的教育上,受訪談的新中產們普遍表現得很焦慮。

“因為我們自己是高考過來的,所以希望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我在孩子大班的時候,就帶他去看了很多學校,最后決定去上國際學校,想讓他以后出去(留學/移民)。可能大部分(新中產)家庭都是這樣考慮的。”80后的宋宋說。

另一位在上海的媽媽透露,現在的生活基本都圍著孩子轉,希望她能全面發展,多學一點。上完幼兒園回來,晚上學英語、搭積木,周末上芭蕾課、打橄欖球。她很無奈,但不得不承認,“確實整個階層都比較焦慮,都想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

新中產的家長們大都靠知識改變命運,相信知識和教育的神奇魔力。因此在孩子教育上,也飽含著對他們突破階層或者至少守住現階層的殷切期望。

他們、你們與我們,共同組成了“新中產階級”這一群體,也與不同的方式參與著中國經濟的歷史變化。

版權說明:再次感謝原作者辛苦創作,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投稿合作| 法律聲明|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2015-2017 財經頭條 閩ICP備11013817號-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北京pk10前二最大遗漏